<ins id="zxpfn"></ins>

    <ins id="zxpfn"><th id="zxpfn"><b id="zxpfn"></b></th></ins>
      <delect id="zxpfn"><noframes id="zxpfn">

      歡迎光臨蕪湖玖業汽車部件有限公司官網!
      統一服務熱線
      13858399281
      聯系我們Contact Us
      統一服務熱線:0553-8128926


      手機:13858399281

      傳真:0553-8128926

      電話:0553-8128926

      郵箱:kdkd101@163.com

      地址:安徽省蕪湖市新蕪經濟開發區啟航路1599號

      常見問題
      汽車零部件巨頭的“大象轉身”(三)

      作者:楚小亦 來源: 時間:2019-12-17 23:20:45 次數: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供應商行業會發生什么呢?

       

      1. 不同細分市場的集中度將會不斷地提升。

       

      這一點很容易理解。

       

      競爭如此激烈,市場份額和規模不大的供應商,缺少規模效應,在壓價大戰中毛利會越來越低,且缺少與OEMs的談判資本,將會逐步被淘汰掉。

       

      隨著整體車市的下行,以及電動化進程的提速,細分市場的整合速度將會進一步提升。

       

      2. 削減成本。

       

      這恐怕是所有汽車供應商現階段都會做的事情。

       

      當然了,采購成本是很重要的一塊。2017年,大陸汽車集團營業額為440億歐元,采購成本達到了290億歐元。這里主要是鋼、鋁、橡膠、貴金屬、塑料、炭黑、芯片、微機械部件等東西。

       

      這些大宗商品的供應商,估計都會遭到來自于汽車Tier 1強大的議價壓力。

       

      人員的招聘,大概率是凍結了。傳統業務的人員,恐怕是只出不進的。只有新興業務部門,才會有進人的指標。但在更多的時候,恐怕是傳統業務出去兩個,新興業務進一個。

       

      市場和行政成本,都會遭到大幅度地壓縮。

       

      3. 投資新興業務。

       

      這已經別無選擇了。所有的大型汽車零部件巨頭,都不得不投資新興業務。

       

      從2018年開始,汽車零部件巨頭的研發費用將會節節攀升,利潤會不斷地降低。這都將會是無可奈何的選擇。

       

      然而,投資新興業務,大的一個挑戰是,如何控制投資的節奏,對哪些領域進行投資?能否在即期、中期和長期帶來回報?

       

      尤其是,在未來,將會有大量的新興的數字供應商,進入到這個市場。這些競爭對手,藥充足,打法兇悍。

       

       

       

      對于大陸汽車集團而言,都做了哪些工作來迎接整個汽車產業底的轉型,以及為什么有可能率先獲得成功?

       

      在戰略上,大陸汽車集團明確提出面電動化的日程表。

       

      這樣的戰略定位,讓競爭對手在短期之內,恐怕難以跟進。尤其是他們德國的友商,博世和采埃孚,一個是在汽車內燃機的電控上占據壟斷地位,一個是全球大的變速箱和傳動橋的供應商。

       

      他們在傳統汽車產業,擁有更大的利益,很難像大陸汽車集團這樣,做出迅猛的大轉向。

       

      當然了,大陸汽車集團,2018年在動力系統上的營收依然高達77億歐元。但他們開始將心往節能技術上轉,尤其是排放技術和基于48V的弱混技術上,以幫助內燃機更好地應對日趨嚴苛的排放標準的挑戰。

       

      在電動化上,大陸汽車集團的另外一個重要產品是三合一電機。這款電機的功率為120kW和150kW,質量在80kg以內。通常情況下,150kW的三合一電機,整體質量會在85kg甚至是90kg以上。

       

      150kW的三合一電機,基本上可以覆蓋目前主流的A+級細分市場,如果前后軸組合使用,則可以為C級和D級電動車提供動力支持。

       

      截止目前,在整個電動車市場,好的電驅動系統,依然處于供不應求狀態。這是大陸汽車集團的一個機會。

       

      這款產品,將會于2019年第三季度,在中國天津量產。

       

      對于所有的Tier 1而言,進入電動化細分市場,電驅動恐怕是最務實的業務領域。

       

      在組織架構上,大陸汽車集團分拆了動力總成業務。

       

      這種組織架構的調整,在品牌形象的定位上,優勢一目了然。在業務結構上,也變得更加清晰。

       

      在動力驅動業務上,一方面繼續為內燃機提供節能環保方面的業務支持,另一方面,發力未來的電驅動業務。

       

      更大的好處在于,在整個資本市場,剝離了動力總成業務的大陸汽車集團,將會以一個全新的形象出現。里面的主營業務,都將會是面向未來的智能化業務,包括自動駕駛,車聯網和智能座艙。

       

      動力總成業務分拆之后,將計劃獨立上市。

       

      強化ADAS的先優勢。

       

      這是大陸汽車集團,非常成功的一塊業務。截止目前,大陸汽車集團,依然是ADAS細分市場的.1,2017年的市占率約為17%,而第二名的Aptiv約為14%。

       

      大陸汽車集團在ADAS市場的先地位,使得他們在自動駕駛的浪潮中,處于有利的地位。當然了,在這個賽道,Aptiv是一個可畏的對手,他們斥資4.5億美元收購了自動駕駛初創公司NuTonomy,并組建了龐大的車隊進行自動駕駛技術測試,這是一個巨大的冒險。

       

      相對而言,大陸汽車集團則只是入股了EasyMile。他們在自動駕駛領域里的定位更加務實,只提供毫米波雷達,激光雷達,線控制動和集成等具有競爭優勢的領域。

       

      軟件、軟件、軟件。

       

      大陸汽車集團的CEO德根哈特認為,未來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如果要想獲得成功,軟件能力將會是關鍵能力。

       

      對于這些大型Tier 1而言,在為整車企業做了非常多的大型系統的集成。但這些大型的系統,基本上都基于傳感器、執行器和軟件。

       

      對大陸而言,他們在傳感器和執行器領域,已經非常強勢。但在軟件領域,如何在未來繼續占有一席之地,是非常大的挑戰。

       

      一方面,汽車制造商已經組建了龐大的軟件研發團隊,要把整車上大量的軟件編程工作控制在自己手里,且強行推進軟硬分離和硬件標準化。另一方面,像微軟、百度、谷歌、阿里、騰訊等互聯網軟件巨頭,已經殺進這個戰場,在一些護城河比較深的領域,將會切走相應的市場蛋糕。

       

      供應商軟件部門的生存空間會在哪里呢?

       

      德根哈特的答案是模塊化。

       

      首先,供應商的擅長領域依然是在子系統和整體的集成。如果能夠將一些子系統的軟件代碼模塊化,在更大規模的范圍之內加以應用,且能夠軟硬分離,很好地與車企的主系統對接,并能夠不斷地OTA,積累越來越多的場景化數據來優化軟件,顯然還是會有競爭力的。

       

      對于汽車制造商而言,沒有任何可能精通所有汽車子系統的軟件研發和擁有覆蓋所有的場景的數據。他們希望解決的問題是,數據的互聯互通,以及能夠更高地支持應用生態的開發。

       

      對于供應商而言,如果能夠滿足車企的需求,且打造一個開放的,實施更新的、模塊化的子系統的軟件系統,是具有競爭力的。

       

      當然了,具備了軟件能力之后,SasS的服務,也會是供應商未來軟件發展的一個方向,這一塊的想象空間是無限大的。

       

      Elektrobit是大陸在軟件領域一股不容忽視的勢力。該公司為超過1億汽車中的10億臺設備提供軟件服務。

       


      總結

       

      對于所有的汽車供應商而言,軟件和數字化,也許是奔向未來的一答案。電動化,僅僅是一個開始,智能化才是終局。

       

      大陸汽車似乎看清楚了這一點。

      国产中年熟女大集合_浓毛老太交欧美老妇热爱乱_欧美成人免费全部观看杨幂_成年女人永久免费看片